天山雪莲,不如你的美
——记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坦克五连指导员马和帕丽

摄影并撰文/记者 王卫东 特约记者 许必成 通讯员 张 虎 龚毅宏 罗金栓

?

天山腹地,坦克分队进行编队机动。
?

天山腹地,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坦克训练场内烟尘滚滚。轰鸣声中,一辆战车冲斜坡、飞壕沟、过崖壁……越过一个个障碍后,准确停在了终点线上。

刚刚驾驶坦克上演“速度与激情”的,是该团坦克五连指导员马和帕丽。

从地方大学生到士兵,再到坦克连的指导员,这位28岁的哈萨克族姑娘一步一个脚印向着理想前行。她的军旅故事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充满着热爱与坚韧,洋溢着生命的能量。

?

?

“愿做一朵冰雪之花,纵使寒风凛冽,也要绽放自己的美丽”

?

1991年,马和帕丽出生在新疆昌吉市木垒县。父母给予了她一个富有寓意的名字——在哈萨克族传说中,“马和帕丽”是一种开在天山之上永不凋谢的花朵。

“愿做一朵冰雪之花,纵使寒风凛冽,也要绽放自己的美丽”,马和帕丽用实际行动诠释着自己名字的内涵。

马和帕丽自小体弱多病,很早就习惯了三天两头跑医院,以超越年龄的坚强挺过漫长而痛苦的治疗,终于战胜了病魔。

?

马和帕丽全神贯注,投入训练。
朝阳下,马和帕丽驾驶坦克开始训练。
马和帕丽苦练坦克驾驶技能。
?

经历过生活风刀霜剑的磨砺,马和帕丽比同龄人多了些成熟和坚韧。2013年夏,她从西南民族大学毕业,义无反顾地背起行囊,投身军营,选择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。

新兵训练3个月,她被评为“最佳新兵”;下连当话务员,她是同年兵中最早单独执勤的。凭着绝不服输的倔劲,她很快成了连队的训练尖子,作为优秀士兵提干,并在军校学习期间荣立三等功。军校课程结束后,她主动申请去作战部队。2017年,在参加上级组织的军事体育训练大纲标准评级时,全团只有两个人被评定为“特三级”,一个是团长聂望军,另一个就是时任排长的马和帕丽。

?

?

“比起不懂专业不会指挥,生活上的不便都算不上什么”

?

2018年,马和帕丽身上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情。一是光荣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;二是被任命为坦克五连政治指导员。

上大学的时候,马和帕丽的梦想是驾车环游世界。如今,她却成了坦克连的女指导员,驾驶战车驰骋在戈壁滩上。

在男兵连里当女指导员,生活中有诸多不便。“比起不懂专业不会指挥,生活上的不便都算不上什么。”马和帕丽这样提醒自己。她知道,要想带好这支连队,必须要懂专业、能指挥。

从此,马和帕丽开足马力学习坦克驾驶,再次开启突击之旅。

?

坦克五连开展实弹射击训练。
坦克五连进行复杂地形驾驶训练。
训练场上,马和帕丽与男兵赛跑,一马当先。
?

驾驶坦克需要通过拉动操纵杆控制方向。为了练习上肢力量,马和帕丽跟着男兵一起练单杠、俯卧撑、平板支撑,举杠铃、哑铃。在高速行驶状态下,身处十几吨重的“铁疙瘩”内,乘员难免会遇到磕碰。在狭小的驾驶室里,马和帕丽长时间忍受着高温和烟尘,一遍遍练习操作技能,胳膊、膝盖常被碰得青一块、紫一块。

不久后,马和帕丽的双手变得粗糙有力,驾驶技术也突飞猛进,顺利通过驾驶员考试,成为全师第一个坦克车女驾驶员。去年底,她被师里评为“铁骑先锋”。

马和帕丽现在已经能够熟练驾驶坦克完成连续通过限制路课目训练。如今,她正在刻苦学习坦克通信和射击专业,研究掌握坦克战术应用,努力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坦克连指挥员。

?

?

“我把五连当成了我的家,大家就是我的亲兄弟”

?

这是一场游戏,更是一次挑战。坦克五连官兵围成一圈,指导员马和帕丽蒙住双眼,通过双手感触来识别官兵。

“耳朵比较硬,是吴佶。”“胡子拉碴个头高,王英杰,注意军容风纪哈。”“大块头肌肉男,肯定是冯凡。”上任不到1个月,马和帕丽便组织了这次活动。令官兵惊奇的是,指导员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说出他们的名字。

?

披着尘土、挂着汗珠,马和帕丽带队从训练场归来。
“蒙眼识兵”游戏中,马和帕丽一猜一个准。
“马大姐,来一个!”坦克七连指导员李书义与马和帕丽组织连队官兵拉歌。
和年轻力壮的战士比赛,马和帕丽毫不逊色。
连长陈泽年与马和帕丽交流坦克操作经验。
?

“指导员上任第一天晚上组织点名,就说她把连队当成自己的家,我们就是她的亲兄弟。”二排代理排长张军坦言,指导员刚来连队时,大多数官兵对她能否胜任这个岗位都持怀疑态度。可是,没过多长时间,指导员就成为了大家的“知心马大姐”。

“马大姐,来一个!来一个,马大姐……”训练间隙,战友们总喜欢起哄让马和帕丽唱一支歌、跳一支舞。生活中,连里谁和谁闹情绪了,谁有什么烦心事,马和帕丽总是第一时间掌握情况。她常说,官兵就是家人,只有真情相待才能当好家长,带好连队。

原来,在马和帕丽的飒爽英姿下,还有一颗细腻温柔的心。

?

编辑/刘欣欣 实习编辑 高采薇